2017年 宜宾人掏了多少钱进剧场(上)


11月5日晚,来自泸州市的原创川剧《报恩记》在酒都剧场上演。该剧是第六届川南文化交流展示活动中,川南四市优秀剧目展演的展演剧目之一。

资料图:来自泸州市的原创川剧《报恩记》在酒都剧场上演。该剧是第六届川南文化交流展示活动中,川南四市优秀剧目展演的展演剧目之一。

猜猜看,去年一年,宜宾一共有多少场剧场演出?宜宾人自己掏了多少钱买票进剧院?1月3日,宜宾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的年终分析统计给出了答案。

引进剧目15场,票款收入84.96万元;自有剧目19场,票款收入4.39万元。

总共89万多元。绝对数不大,但这份成绩来之不易。宜宾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为此感到振奋,主要承办方宜宾市远方文化演艺有限责任公司也从中看到希望。

希望在哪里呢?

12月8日,由宜宾本土演员精心打造,富有宜宾本土特色诙谐幽默的讽刺川剧《抓壮丁》在宜宾酒都剧场成功演出。该剧荒诞幽默,具有很强的讽刺意味,深受观众的喜爱。

资料图:富有宜宾本土特色诙谐幽默的讽刺川剧《抓壮丁》在宜宾酒都剧场成功演出。

多年努力见成效

追溯到三年前,谈起让市民自发购票进剧场,大多数人包括市文化部门的工作人员都曾感到遥不可及。就在2014年,宜宾市远方文化演艺有限责任公司引进了四川省人艺的《第29棵树》,猜猜看卖出多少张票?

远方总经理文松说,就一张。

2015年,全年两场演出均为引进剧目,售票563张;2016年,演出6场,其中自有剧目5场,1场为引进剧目,共售票3316张。

2017年的情况,从演出场次上来讲,比2015年增长了1850%,比2016年增长了550%;

2017年宜宾在“月月有戏剧” “周周有展演(售票部分)”,演出平均票价最高为155元/张,最低为平均10元/张;最高上座率87%,最低上座率3%,其中“月月有戏剧”平均上座率38%(含楼座),“周周有展演”(售票部分)平均上座率25%。对于正处于市场培育初级阶段的宜宾演艺市场而言,这个数字令人振奋。

两三年来,宜宾演出市场和观演市民正在经历转变:从送票到找票到购票。

12月3日,北京舞蹈学院中国古典舞作品《粉·墨》在酒都剧场精彩上演,该作品优秀舞者云集,场面精美绝伦的演出将让观众大饱眼福。距开演还有十多分钟,酒都剧场1400人的坐席几乎已被坐满。灯光暗下,乐声渐起,《粉·墨》登场。

资料图:2017年12月3日,北京舞蹈学院中国古典舞作品《粉·墨》在酒都剧场精彩上演。

2017年12月3日,北京舞蹈学院的中国古典舞作品《粉·墨》在酒都剧场演出,全场坐得满满当当,1200多张票全是观众自发购买。最高票价280元,这也是去年所有演出的最高票价。票放出来不到三天,280元的票就没有了,很快,最便宜的一档也卖完了,中间的票陆陆续续走完。

“这是目前为止,市场化运作最成功的一次。”谈起《粉·墨》,一位内部人士难掩兴奋之情,“此次演出杜绝了人情票、摊派票等现象,自然上座率80%。”

从2017年的情况看,这并非特例。去年7月的《米冉伽.谢尔盖钢琴独奏音乐会》同样也是一票难求。

去年年初推出的儿童剧年卡套票,6场演出,年费300元,每场演出两张票。大多数家庭消费得起,也不乏愿意消费的家长。

市文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从2016年开始,宜宾以“月月有戏剧”等活动为契机,促进演艺市场的提档升级,促使市民文化消费习惯养成,已取得初步效果。

“文化站是精神文明的阵地,文化站是科普信息的宣传栏”。舞起长龙,唱着欢快的歌,11月3日晚,作为第六届川南文化交流展示活动之一的自贡方言轻喜剧《文化站长》在酒都剧场与宜宾市民见面。

资料图:自贡方言轻喜剧《文化站长》在酒都剧场与宜宾市民见面。

精选演艺产品 瞄准演艺市场

一票难求的演出给承办公司一个提醒,演出也是一种商品。酒都艺术研究院编导王强说,公司在引进剧目的时候经过仔细斟酌,首先对宜宾的群众文化有所了解,判断观众能不能接受。像《粉·墨》这样的作品,没有连贯的情节,各个篇章相对独立,似乎不太卖座。但是宜宾有很多人热爱舞蹈,各类舞蹈培训班上百家,分别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孩子,还有一大批准备艺考的学生,可以说基础很好。《米冉伽.谢尔盖钢琴独奏音乐会》也是一样。

现场的情况也证实了这一点。

记者在2017年12月3日的演出现场随机采访了几位市民。刘小姐不仅自己来看,还买了两张220元的票请朋友一起来看。“280元的票卖完了。”虽说2017年9月才参加工作,但她感觉票价在能接受的范围内。以前在成都看过开心麻花的《婿事待发》,但还没有在宜宾看过演出。刘小姐很喜爱舞蹈,参加过中国舞考级。30岁左右的马兰也是第一次在宜宾观演,成都读书时看过。很希望以后宜宾经常有这类演出。

另外几位家长则“主要是陪孩子来看”。

市文广局相关负责人说,要吸引观众走进剧场,首先得有优秀的演艺产品。2017年引进的剧目如川剧《尘埃落定》、音乐剧《我是川军》、芭蕾舞剧《梁祝》、《米冉家·谢尔盖钢琴音乐会》等,均为好评如潮的经典剧目或近年获得国家艺术基金的新创剧目,这些制作精良、口碑上乘、演出阵容强大的剧目,对于提升我市演艺市场档次、拓宽市民审美视野大有裨益;除精心挑选引进剧目外,本土剧目也不逊色,复排、改编若干经典折子戏和大幕戏,均由酒都艺术研究院骨干演员担纲演出,杂技专场演出节目为历年来在全国、全省中获得荣誉的“压箱好戏”,这些扎根于本土的剧目让市民倍感亲切和骄傲,让他们乐于花钱看戏。

7月21日晚,宜宾市首届群众文化艺术季系列活动大型音乐剧《我是川军》在酒都剧场上演。本剧讲述的是川军某补充连的一段往事,在一座小小的古城里,被日军团团围困,百余名川军士兵奉命死守城池等待救援,直到弹尽粮绝援军仍未出现,面对希望与现实、信任与分歧、忠诚与人性的背离、生存与死亡的抉择。

资料图:宜宾市首届群众文化艺术季系列活动大型音乐剧《我是川军》在酒都剧场上演。

艺术教化 润物无声

还有一份收获,可能没法从数字上体现。购票看演出,是对艺术的尊重;准时、安静、认真看演出,也是对自己和艺术工作者的尊重。从近几年的情况看,宜宾的观众常常不把开演时间当回事,开演十多二十分钟之后才到场的不止一个两个,还有在剧场内接电话耍手机的,开闪光灯拍照最让演员反感、让主办方尴尬。

剧场礼仪之类从来没有纳入教科书。对于剧场礼仪的规范,目前,似乎只能依赖剧场来普及——大约因为付了钱,才会当了真。

去年七月的《谢尔盖钢琴独奏音乐会》,远方公司把观演要求印在票面上:请提前十分钟到场;迟到的观众请在换曲目的时间进场。所有迟到的观众安安静静在剧场门口等到一曲终了。有一名女士,高跟鞋走在剧场地板上声音太响,她自己不好意思,脱下高跟鞋提在手上走了进去。

“以后看戏,可能再也不会迟到了。”文松说。现在的情形好得多了,这些现象越来越少。只是始终有观众忍不住拍照忘记关掉闪光,但随着演艺运作进入良性循环、高品质剧目、高水准演出越来越多,市民的素质也会越来越高。(宜宾新闻网)

返 回
[版权及免责申明]
  除署名稿件外,其余稿件来源:新华网、人民网、中国新闻网、四川日报、四川新闻网、宜宾日报、宜宾新闻网等。

[温馨提示]
  1、亲爱的读者,感谢您的阅读,《宜宾党政快讯》每周五期,皆为e信版(接收时注意打开手机流量开关)。
  2、如正常接收一段时间后出现中止现象,可能是您手机内存不足,请及时清除手机内存。